两农民要不到工资服毒自杀 兰考一污水处理厂涉嫌违规分包


瑞兹科技——优质的水处理药剂生产和技术服务企业

  河南南阳两个农民跟随当地包工头黄金柱在兰考建设污水处理厂后,多年没能将工资要回,2015年相继喝农药自杀。包工头称兰考方面拖欠他工程款1160万元,而兰考污水处理厂回应称只欠黄金柱46万,并表达了对工程质量的不满,但承认工程存在违规分包的行为。

 

  (兰考县产业集聚区荣华水业公司)

  黄金柱此前为南阳建工集团驻兰考县产业集聚区污水处理厂(兰考荣华水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华水业)工程的项目经理,该项目由时任兰考县副县长级干部李继超对接。

  2011年9月,上海商人刘柏青以南通长城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长城公司)的名义与南阳建工集团签订协议,后者负责建设兰考县产业集聚区污水处理厂25000吨日污水处理工程项目,主要工程范围是:污水处理厂厂区所有构建筑物、道路、绿化、围墙;厂区内排水管网;栏杆、格栅板、预埋管、预埋件、防雷接地;厂区内所有管道施工的二次开挖及回土平整;二次装修等,签订工程造价为1455.2万元。

  2011年9月10日,兰考污水处理厂开工建设,要求240天内竣工。据黄金柱介绍,由于荣华水业法人刘柏青未能按照合同约定及时支付工程所需款项及民工工资,导致工期拖延至2013年4月28日才全面竣工随后通过验收。

  “工期延长13个月,我承担着项目管理人员费用、民工工资以及设备租赁费等费用,高达340万之多”,黄金柱介绍,期间他向银行贷款200万元,又向民间高息拆借850万元来维持工程进度,但从此却雪上加霜。

  据黄金柱及其聘请的律师经调查发现,荣华水业与南通长城公司签署了总包合同后,南通长城公司没有进行任何施工行为,全部合同包括主体工程完全由南通长城公司承包给了南阳建工集团。此前荣华水业与南通长城公司签署的总承包合同价款为2280万元。然而,工程完工后,黄金柱只能得到1455.2万的工程款,“这样算来,跟我签合同是1455.2万元,这之间近800万元的差价去哪了?被谁截留了吗?”黄金柱及其律师都觉得很奇怪,其律师认为荣华水业涉嫌违法发包,南通长城公司涉嫌非法分包。

  2014年4月份,黄金柱向荣华水业提交的决算文件工程价款高达2655.7万元。黄金柱向记者出示的一份2014年4月27日南通长城公司和荣华水业共同盖有公章的收条,该收条显示“今收到南阳建工黄金柱施工结算单两份”,但没有注明结算金额。

  由于得到的工程款与工程结算价相差高达1200万元,黄金柱便无法偿还债务和农民工工资。随后,黄金柱常被人堵门要账,他和家人便四处躲藏。由于找不到黄金柱,一些农民工便要不到自己的血汗钱。2015年2月和四月,两名农民工赵某(62岁)和陈某(51岁)在多次讨要工钱无果的情况下,在南阳老家相继喝农药自杀身亡。

  2014年,经多次反映,在领导过问后,荣华水业向黄金柱又支付了20万元,此后再也没要到款项。

正在运营的污水处理厂

  2016年6月16日,在兰考县产业集聚区的荣华水业公司,由于法人刘柏青出差,他安排公司徐主任和李会计接受了采访。她们称,是欠黄金柱钱,但只有46万元。

  随后徐主任出示的一份2012年1月6日印发的、兰考县环境保护局和兰考县财政局联合下发的《关于申报2012年淮河、海河流域水污染防治考核奖励资金项目的请示》显示,兰考县向河南省环保厅和财政厅上报,兰考县产业集聚区污水处理工程符合条件,总投资5615.49万元,特申请2012年淮河、海河流域水污染防治考核奖励资金2600万元。

  2012年1月9日,兰考荣华水业向兰考县环保局和财政局提出申请2012年淮河、海河流域水污染防治考核奖励资金2600万元,用于污水处理厂的工程建设。

  针对2014年4月27日南通长城公司和荣华水业共同盖有公章、 内容为“今收到南阳建工黄金柱施工结算单两份”的收条,徐主任称她当时刚调到办公室,但没收到过什么结算单。

  随后徐主任和李会计带记者在污水处理厂走了一遍,对南阳建工集团当年的施工质量提出了不满,在很多环节都出现了质量问题,她们公司后来进行了修补。

  在一份2013年4月30日兰考县产业集聚区污水处理厂一期工程的竣工验收报告显示,由建设单位、设计单位、监理单位和施工单位共同加盖公章的竣工验收意见为“符合设计及规范要求”!

  在荣华水业,该公司徐主任和李会计均称她们公司也存在不对的地方,工程进行了违规分包,但兰考当地很多项目都是这样的情况,并不只是她们一家。

  (来源:中国网)

陕西腾杰水处理有限公司

宝丰水处理厂

长乐亚新污水处理案判决问题

污水厂污水处理设计

江苏生活污水处理设备

联系我们
关注我们

微信号

13681302888